主页 > 专题 >

陈一舟出售人人网,中国互联网早已进入“双输

时间:2019-05-20 06:42

来源:网络整理作者:采集侠点击:

陈一舟出售人人网,中国互联网早已进入“双输时代”? 伍栢詹  2018年11月19日

陈一舟出售人人网,中国互联网早已进入“双输时代”?

“努力争取双赢,但必须建立起在双输竞争中胜出的能力。”——王兴

摘要是美团王兴最近发的一条饭否。

很难说他到底是在指向谁,上周发生了不少可能相关的事,有戴威召开全员大会表示:“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有他当年的心血人人网在10年后被以6000万美金的低价卖掉,有易到现任CEO和前GR副总裁的“磕头门”。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互联网好像进入了一个“双输时代”。

苗头大概始于2010年时期的千团大战,这和美团的团购业务直接相关,但是集中爆发还要等到2014年微信红包的流行,美团外卖也在之后卷入其中。

加上涉足电影、酒旅、打车和单车业务,我觉得王兴对于双输竞争的理解超过中国99.9%的创业者。

双输时代的背景有两个关键要素,2010年开始是资本疯狂涌入,2014年后是微信支付的普及,过热的钱才能够通过移动支付补贴到用户手里。

2010年的时候,网易编辑方三文离职创办雪球的前身iMeigu,这是一个以报道美股上市公司为主要内容的门户网站,很快就汇聚了一批优质流量,因为当时国内登陆美股的公司越来越多,但关于它们的深度资讯却十分匮乏。

同时这也表示,PC时代的基金们开始大批和成倍的套现退出,然后老钱新钱们又一股脑儿再度涌入中国互联网行业,团购被直接从催熟到催灭,2010-2012年的移动创业热潮其实也和这波资金的涌入直接相关。

而2014年的2月春节前后,微信红包突然爆发,大量一二线白领和三四五线老乡们在春节的饭桌前开始互发红包并绑卡,当然这也是智能手机覆盖量到达一个临界点的标志。

那年春节前后,轰轰烈烈的滴滴和快的补贴大战就开始了,打车不但不花钱,还可以赚钱,乘客10元,司机10元,乘客20元,司机20元。。。

打车大战在我印象里的巅峰之战就是2015年拿了乐视投资(7亿美金占股70%)的易到推出了充100元送100元的活动,周航在疯狂补贴中逐渐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

差不多也是在2015年前后成立的ofo和摩拜,在我看来是最近三年里最经典的一场双输战役,双方先是在北京的大学校园和上海的科技园区里各自安静地发展,然后同样是资本快速疯狂地涌入,同样是被当作推广支付的工具,而其最初的创始人,戴威和胡玮炜,尚不完全具备从双输中胜出的能力。

幸好摩拜有一个知进退擅袖舞的董事长,好歹保住了命。

到底什么是从双输中胜出的能力,我觉得不同的时期这个答案会有不同的变化。

就像程维找来了柳青,不断搞定融资和并购,这样起码保证滴滴的名字和自己的位置留住了,其实在收光了中国国内所有成规模的对手,并且滴滴在所谓修炼内功长达一年之后,2018年上半年滴滴还是亏了几十亿。

赢了所有战斗,输了整场战役。

陈一舟从王兴手里接盘校内并改名人人之后,其实有很多起势的机会,其中就包括人人农场和开心网的真假偷菜之争,这场域名和诉讼的恶斗还没彻底铺开阵仗,QQ空间就把整个实名制类小游戏都给一锅端了。

美团外卖和饿了么这场双输战怎么解?从C端品牌流量、中台技术系统到B端地推铁军,美团从双输中逆袭反超,但很难说美团已经赢了。

王兴说的双输战中胜出的能力,我觉得更多是领先的能力,是保证不落后的能力。

但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不落后可能就意味着离输更远一点离赢更近一点;但这个世界也是多维的,双方的你死我活更像是扭打着共同掉进一个更大的深渊。

2016年后出现的无数打着共享概念,通过补贴扩大用户规模的公司,比如共享充电宝、无人货架等项目,创始人都还没来得及证明自己的双输能力,就直接从战场上出局或放弃了。

我对互联网时代的双输竞争的终极理解就是,杀敌1000,自损999。打到什么时候金主和爸爸们觉得不再输血了,要正常盈利发展了,可能互联网的双赢时代才开始了。

因为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能力圈内不断零敲碎打地成长,但是很少有人从中跳出来。

据说就在今年上半年,当时尚未身陷顺风车命案的滴滴,还在考虑通过软银这个共同股东,收购创始人刚刚下台的美国Uber和它所有的全球业务,可能程维觉得这样才一劳永逸了。

我在看了阿里局后发现,马云在阿里巴巴最大的作用其实是当好了一个政委,并把政委制度很好地在阿里巴巴集团内贯彻了下去。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